半天答不上

2017-12-19 19:51

天没黑透,但夫子庙花灯齐亮,贡院西街的上空挂满大红灯笼,渲染得极有喜庆气氛。踮起脚尖,满眼都是人的后脑勺,感受到什么叫“人山人海”。越走越挤,扬子晚报记者花了20多分钟才挪到大成殿门口。

19点45分,灯会迎来最大人流量。20时许,夫子庙地区总人流量超过38万,众多游客纷纷涌向大成殿、文德桥、东牌楼等处灯会现场。四色预警也由黄色变为橙色。

如果您昨天怕拥挤或工作太忙,没去看灯,没关系。今年的秦淮灯会持续到正月十八(2月27日)。届时,夫子庙、老门东两个展区华灯依旧。老门东展区元宵节当晚关馆的十几件彩灯馆也会正常开放。台湾小吃街也将恢复开放,并于27日后移至夫子庙北广场。

夫子庙景区人流量突破40万!大成殿广场上是最挤之处,人贴人,不能逆行。扬子晚报记者置身其中不用迈步子,被人流推着前行,挤到了贡院街牌坊,这里只出不进。

@南京发布:古人如果是在人流汹涌的夫子庙,不知道会否写出这样的句子——“人约黄昏后,你去哪去了”;“众里寻他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会管理处”。

“下雨了!”一场突如其来的雨让观灯人始料不及。“天气预报说今天观灯没雨嘛!”人们议论着,有些家长也选择了紧急“撤离”。

观灯人潮一齐涌上了瞻园路,行至瞻园大门口,听闻女声高音喇叭吆喝着:“金陵第一园,《新白娘子传奇》拍摄地,白府!今天特价20元!”瞻园趁着蛇年火了一把。

21时,夫子庙地区总人流量超过43万。21时30分,夫子庙地区总人流量超过45万。

晚上八点一过,门东展区的客流量明显增多。街巷两侧的露天彩灯、挂在彩灯馆门前的灯谜,都有游客们穿梭其间、流连忘返。“岁末迎春书画展,打一个成语”,半天答不上,就掏出手机扫描灯谜纸条上的二维码看看答案。“哦,原来是笔走龙蛇!”。

@椰林伴风影:今天晚上敢去夫子庙赏月的看灯的绝对都是真英雄!

在智能平台上,记者看到在众多屏幕中央有两块屏幕中央有蓝色方框,方框的面积几乎覆盖了屏幕面积,在民警的介绍下,记者得知这便是客流计算系统的“神奇”之处了。屏幕通过入口的监控实时反映游人入场情况,单向移动的游人一旦进入屏幕蓝框,系统便会识别单位时间内区域内人体头围数量,并自动计入人数。昨天傍晚下了场小雨,根据头围计数的系统会不会算错呢?负责信息化的韩警官解释,由于伞围比头围要大很多,所以为了计数精确,民警会根据晴雨重新设置数值,不然就把伞点成人数了。

19点,人数还在不断攀升,景区各出入口持续呈现进人数大于出人数的流量状态。“仅北牌坊一地,每百平方米区域面积人流密度已经超过300人。”灯会迎来第一波人流高峰。

@_moses_suen:这一年都别和我提夫子庙三个字,我有心理阴影了。

在夫子庙如织的人流中,记者偶遇两位笑靥如花的法国美女。与她们同行,并充当法语翻译的李东旭同学告诉记者,她们都是南京师范大学大二经济系的交流生,名叫mahée和夏,与她们一起的,还有一位华裔,名叫许莉莉。“她们对中国的文化十分感兴趣,这次趁着元宵节到大成殿来,除了看花灯,也想借此机会了解中国著名的思想家孔子。”李东旭说。夏还笑着说她们是第一次来夫子庙,被灯会的人山人海“震”住了,不过这种感觉很好,反映了一种独特的中国文化。

今年警方仍主打“智慧安保”牌,128个高清探头“零死角”覆盖核心区域,16块组合指挥调度屏全时段传输现场信号,流量信息监控、区域面积统计以及人口单位、警情案件等基础信息统一整合各执勤点民警快速出警、快速施救。

作为今年花灯节的新展区,老门东的最大特色就是街巷两侧的,展示全国各地不同风格花灯的彩灯馆。稍显遗憾的是,昨晚傍晚六点后,老门东展区的花灯馆全部关闭。很多专门赶来进馆赏灯的游客扑了个空。工作人员解释,由于人流量逐渐增多,闭馆是为了确保游客安全。此前记者了解到,主办方计划在元宵节当晚对部分灯馆限流,但昨天却出现了全部闭馆的情况。“这是公安部门临时做出的决定,目的是为了保证游客安全。在元宵节后至正月十八,彩灯馆还是会正常开放的。”主办方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雨停了,人们兴致不减,继续赏灯。据第27庙秦淮灯会指挥部消息,18:15,夫子庙景区人流量突破30万人。

@adelazang:姐看得不是灯会,是人流量。谁去谁知道哦!

@萌小呆_在南京:夫子庙。赤豆元宵。青石板路。走在满是人的路上……陪伴我的是和你的回忆。

夫子庙景区游客达32万。夫子庙广场上摩肩接踵,只能顺着人流方向迈步子。

考虑到景区内人流量正逐步减少,警方四色预警由橙色变为黄色。22时许,夫子庙景区有52万人夜游秦淮观花灯。

昨天17时左右,记者来到夫子庙门牌口,看见一个男子用红色、黑色的小气球将自己扮成“愤怒的小鸟”模样,这位男子被民警堵了下来。“这景区人多拥挤,最怕气球和烟花爆竹,稍有不慎便会引燃,请您配合。”秦淮公安分局夫子庙派出所副所长袁治宇上前劝阻道。这个身着异服,兴致盎然的男子起先还不肯脱下“羽衣”,“我花了不少时间做的,就等着今天出来来秀秀呢。”但在袁治宇的耐心劝解下,男子终于放弃了扮小鸟看花灯的想法。

昨晚八点四十分,记者在三山街公交站牌旁看到了一个用木棒高举着烟盒的中年人,在络绎不绝的人流中,他的红色烟盒显得十分“醒目”。记者上前打探后了解到,这位先生来自安徽滁州,今年第一次来灯会,高举烟盒是为了防止家人走散。“我们家一共来了十二个人,有我亲家,女儿、女婿……”李先生说。他告诉记者,用烟盒做指引特别一点,容易做,也容易找。“我之前跟他们说我会举东西,只要看到烟盒,就知道是我。人多的时候特别管用。”(张可 朱威 徐兢 谢江平 孙乐 李浩 宁公宣 邢媛媛)

“警察叔叔,我找不到爸爸妈妈了。”18点30分,一个小男孩哭着跑到正在贡院街上执勤的民警身边,向警察求助。原来,他和父母在景区看灯时走散了。民警立即将男孩带回了夫子庙派出所,在广播里发布了小男孩的外貌特征,寻找他的父母,几经周折,20分钟后终于联系上了他的家人。昨天夫子庙派出所接报警量在40余起,以走失、纠纷等求助为主。

大屏幕上,一组不断滚动刷新的数字正实时统计景区内的总人流量:“18时,夫子庙地区总人数292600;19时,人流量331700……”

@文物医院:古人写上元灯节的词不计其数,唯独只记得辛弃疾的《青玉案·元夕》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,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祝今宵赏灯遇佳人哦。

@金陵未醉人:我就觉着,元宵节这天特意赶到夫子庙的人不是为看灯,纯是凑热闹去滴!你想想:几万人在一起挤着往前走,那感觉多爽啊!

昨天,夫子庙景区有52万人夜游秦淮观花灯,为确保今年秦淮灯会的平安有序,南京警方投入5000余名警力,守护平安。元宵游人在秦淮河畔“玩”灯,民警却是战战兢兢地“站着”过完了元宵,一秒钟都不敢大意。当天14点,南京公安民警、消防、武警官兵开始奔赴各自值勤岗位。警方启动绿、黄、橙、红四色安全预警机制。

来自湖北的王琳,今年第一次来参观夫子庙灯会。记者见到她时,她正拿着手机在拍摄灯会的图片。“我想要拍下南京灯会,回去给我父母看。”王琳说。在交谈中,记者发现,元宵节的前一天,她就在夫子庙赏灯了,“昨天始终不是元宵。但是听说每年灯会人都超多,所以提前先感受一下,了解下大概情况。”王琳笑着告诉记者。昨天的灯会在王琳眼里就是感受年味的过程。“昨天人就已经很多了,没想到今天人更多,走都要顺着人流。不过就是这样才好玩,年味才足!”王琳说。

@sa馍馍:从夫子庙出来的男男女女戴着面具,头顶闪光灯,这到底是万圣节还是元宵节?

昨晚九点,记者离开老门东展区,乘坐16路公交车。沿途几乎每一站都聚集大量等待上车的乘客,从中华门到三元巷,足足走了半个小时。一路上,还有离开灯会现场的游客,步行到新街口再乘车。